打车坐公交难见安全座椅 孩子的“专座”大人不重视
来源:北京晚报 2020-06-02 10:46:41

打车也好坐公交也罢 均不见安全座椅

孩子的“专座”大人不重视

本报记者调查发现,无论是租车、打车还是乘坐公交车,专门为孩子提供的安全座椅很难找到,北京私家车中安全座椅的配备率还不足4成,抱娃乘车仍是“主流”。多位专家倡议,儿童安全座椅强制使用条款应纳入《未成年人保护法》等相关国家层面的法律,保护儿童的生命健康权。

【调查】

公交 使用率不高早已拆除

早在2008年前后,北京个别公交线路就出现过专门为儿童配备的安全座椅,这些座椅一般位于司机座位后方或老幼病残孕专座的位置。时隔多年,这些座椅还在吗?记者近日随机乘坐多路公交车都没有发现安全座椅,带着低龄儿童乘车的家长,都是抱着孩子坐在大人座椅上。

在一趟691路公交车上,一位妈妈横抱着儿子坐在红色靠背的“专座”上,只见她左手揽着孩子,右手扶着前方座椅挡板上的栏杆,公交车刹车或起步时,她都会将手攥得更紧,生怕摔着孩子。“带孩子坐车,提心吊胆的。”这位妈妈告诉记者,虽然城区线路车速不快,但难免会有突发状况,有一次就因为司机刹车躲避忽然出现的电动车,孩子的头差点儿磕到前方座椅背。

为什么公交车上的安全座椅安了又拆?北京公交客服人员告诉记者,早些年快速公交等线路曾安装过儿童安全座椅,但实际使用率并不高,“这种座椅是布面的,很多家长会觉得不卫生,还不如抱着坐。”近些年新换的公交车都是原厂配置,并未专门设计放置儿童安全座椅的位置。

地铁车厢内也未专门给儿童设置座椅。“地铁由于不受地面路况影响,行驶过程比较平稳,家长抱着孩子乘坐轻易不会发生意外。”一位地铁工作人员介绍。

租车 20家门店无一提供安全座椅

初夏时节,计划自驾到郊区游玩的家庭越来越多,租车也成为许多无车家庭的首选。然而,一些家长发现,想租个配安全座椅的车真难。

记者近日拨打神州租车、一嗨租车等租车公司北京20家门店,竟没有一家能够提供儿童安全座椅。一嗨租车三元桥店工作人员介绍,公司很久之前上过一批儿童安全座椅,但型号就一种,只适合四五岁的宝宝,数量也不多,需要提前跟门店打招呼进行调配。该公司劲松店一位工作人员说,“很久没见过安全座椅了,应该是下线了。”儿童安全座椅并不是每家店都有,只能由客户挨个儿门店去问。

记者调查发现,在异地租车订单较多的机场、火车站租车门店,也找不到儿童安全座椅。“北京所有门店都没有安全座椅,您可以试试租物平台,租一个安全座椅送到店里。”神州租车首都机场店工作人员说。该公司北京南站门店工作人员回忆道:“三四年前上过一批老式安全座椅,用的人不多,后来公司也没买过新的。”多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目前带着孩子租车出游的家庭,孩子比较小的多数还是抱着坐车。

打车 只能抱着孩子坐后排

租车公司难觅安全座椅踪影,那出租车、网约车的情况如何呢?在北京儿童医院东门外,不少就诊完的家长抱着孩子在门口候车。但无论是招手即停的普通出租车,还是通过线上平台叫的网约车,在记者观察的一段时间内,没有一辆车配备儿童安全座椅,家长都是抱着患儿坐后排。

一位两岁半孩子的妈妈告诉记者,平时带孩子出门,她都会叫车况、服务好一些的专车,但即使是花费更高的专车,也不配备儿童安全座椅,“我家男孩比较淘气,坐在后排老是乱动,每次都怕一个急刹车,他会从后排跑到前排去。”

记者拨打北京出租车电招平台电话96103,客服人员告诉记者,目前所属公司的出租车均没有配备儿童安全座椅。首汽约车客服也告诉记者,虽然疫情期间上线了宝妈专车,但是主要服务对象是孕妇,并没有针对儿童的安全座椅服务。

“要在出租车上配备安全座椅,从现实角度考虑有难度。”一位出租车司机告诉记者,如果设置了安全座椅,会影响到正常座位使用。本来能坐3人的后座能不能挤进两个人都是问题,“就算座椅平时放在后备箱,又会影响到后备箱空间,如果碰到有人带行李怎么办?”

滴滴礼橙专车商务车型可以提供宝贝专车服务,但限制条件较多。如安全座椅可以满足1岁至12岁儿童乘坐需求,用户选择后会在订单正常计费基础上加收15元。记者体验发现,除了收费较高,由于配备儿童座椅的车辆相对较少,即时叫车也不易成功,客服建议选择这种车型时提前预约,而如果选择预约用车,会有80元基础费限制,对于短距离行程并不划算。

私家车 家庭配备率不足4成

经过多年呼吁,私家车儿童安全座椅配备率有所提升,但是即使在配备率最高的北京,这个数字也只有38.7%。在上周人民日报健康客户端举办的一场“关注儿童乘车安全云端研讨会”上,公安部道路交通安全研究中心车辆安全研究室主任周文辉指出,交通事故导致的死亡中,儿童总体呈现下降趋势,但是总量依然不小,并且在节假日尤为严重。其中,乘车出行中未使用儿童安全座椅等安全防护装置,是加重儿童道路交通伤害的主要原因。

周文辉介绍,通过调查发现,儿童安全座椅配备率较低,排在前三位的原因依次是:儿童不愿意坐安全座椅、出行距离太近、车内没有足够位置。多位家长以亲身经历告诉记者,孩子一坐安全座椅就哭闹,家长心一软就放弃了使用,没有从小养成良好习惯。

调查还显示,儿童安全座椅配备率与认知有较强的相关性,父母是博士研究生以上学历的家庭配备率最高,为40.5%。还需要引起重视的是,儿童安全座椅配备率持续性较差,0至4岁配备率为18.4%,到了5至12岁配备率则下降至16.9%。

【观点】

儿童安全座椅亟须国家层面立法

世界卫生组织驻华代表处道路安全与伤害预防官员方丹介绍,“在车辆发生碰撞时,正确使用儿童安全座椅等约束装置可以大幅降低婴幼儿乘客的死亡风险。”研究显示,正确使用儿童安全座椅可以使得1岁以下婴儿致命伤害的可能性降低71%,1岁至4岁幼儿致命伤害的可能性降低54%,4岁至7岁儿童致命伤害的可能性降低59%。

目前,我国已有深圳、上海、山东、内蒙古等地区出台地方法规,要求4周岁以下儿童或婴幼儿乘坐家庭乘用车时应当配备并正确使用儿童安全座椅,其中深圳、广西、内蒙古和上海等地还出台了惩罚性措施,但在国家层面并无相关立法。

“《未成年人保护法》、《道路交通安全法》尚未规定强制使用儿童安全座椅,但道路交通安全关系到孩子的生命健康权,应该高度关注。现在我国有必要考虑将其纳入国家立法层面。”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主任佟丽华指出,当前正值我国《未成年人保护法》修订之时,这为儿童安全座椅正式被纳入国家级立法提供了契机。据了解,目前许多欧洲国家法律规定的是,12岁以下或身高1.35米以内必须使用安全座椅。

出行企业应履行社会责任

除了私家车,出租车、租车公司以及公交企业,该如何保障儿童乘车安全?城市交通专家徐康明指出,如果要求提供即时出行服务的出租车、网约车都配备儿童安全座椅并不现实,成本也非常高,市民可以考虑自备出行。但是对于预约类出行,企业可以从履行社会责任的角度出发提供这项服务,并适当加收服务费用。

记者注意到,针对儿童座椅安装位置、卫生条件等问题,已经有设计团队提供了解决方案。2014年浙江大学学生设计的公交车安全座椅就因为简单实用、可操作性强,获得了德国红点设计概念大奖,这款座椅平时可供大人正常使用,但当把座椅前沿护栏抬起时,座椅瞬间“变身”成为适合孩子的座椅。“现在技术应该不是问题,关键是公共出行服务理念。”市民周女士认为,对于无车家庭,带孩子乘公交、地铁或者打车的频率很高,希望公共交通工具和出行企业能够为孩子乘车竖起安全防线,“不再让我们抱娃乘车时提心吊胆”。本报记者 孙宏阳

0     0     0     0